广东弘茂林业投资者维权联络处贺州之行工作报告(二十五)

发表时间:2014年11月13日 阅读:2083


年后为了尽快开展工作,孟律师于216日晚到达贺州,17日上午到调处办,和左律师会面,律师要求尽快开展工作,左律师表示八步区政府领导班子大多已调整,正在将弘茂案件情况向新的负责副区长汇报,左律师要求将相关要求和建议以书面形式提出。因林业局对我们要求查询档案的手续必须由工作组盖章,随将查询申请交予左律师盖章许可。之后到八步法院,和行政庭何法官就桂花组林木价值鉴定事宜相关材料进行签字确认。下午,两位律师将相关要求和建议书面列出。18日上午将书面要求交给左律师,后到林业局查询档案,因材料较多,选择先查询灵峰镇的林地林木档案,经林改办周主任将档案找出,由孟律师选择后交予周主任复制,周主任表示复印没有那么快,于是到下午三点再次来到林改办,但是等了一下午也不见复印的档案,致电周主任,不接电话无奈只得回去。因孟律师有事当日赶回深圳。19日上午客户代表前往代领档案,黄振雄不准,孟律师致电黄副局长,其表示正在请示广西林业厅政策法规处领导,是否准许复印,孟律师表示,年前11月份就已经提交查询申请,当时回复需要请示法律顾问,到现在又说要请示上级领导,完全属于故意刁难,孟律师催促黄副局长尽快回复,黄副局长表示中午前给回复,孟律师致电左律师,说明情况后,左律师表示,下午工作组将召开会议,会上会将此事说明。之后黄副局长来电,也表示下午开会再说吧。下午,工作组召开了会议,左律师要求林业局给予复印档案,但是也提出很多不利观点。为了更好的督促工作组和林业局工作,同时也为了让新上任的区委陆书记了解情况,23日,两位律师共同给陆书记写了一封信,提出了林业局和工作组在工作中的失职和不当之处,同时要求书记给予关注并督促相关部门尽快处理好弘茂遗留问题。


 318日晚孟律师赶往贺州,19日上午到调处办,工作组向律师送达了八步区政府《关于广东弘茂实业有限公司资产处置的答复意见》,其内容相当不利,除了小卡林场没有争议可以处置外,其他的要么有争议,要么不属于弘茂公司,律师与左律师争辩后,左律师要求写成书面意见提交给工作组。下午到林业局复印林地档案,档案员不在,无法复印。20日去林业局复印档案,周主任不在未能复印,回宾馆写书面意见。21日上午去林业局复印了部分林地档案和黄沙冲林场采伐档案。下午客户代表联席的和平村林木购买商从南宁赶到,双方签订了协议,以实收150万元的价格卖出,先付30万元,余款在办理采伐手续后支付,并到工作组备案。


421日晚孟律师赶往贺州,22日到林业局复印档案,告知已经全部复印好交给调处办,随到调处办领取,后到八步区法院领取了桂花组林木鉴定报告,并领取了胥广学诉弘茂公司黄沙冲林场转让协议效力纠纷和君联公司诉弘茂公司和平村解除合同纠纷案的案卷。针对胥广学起诉弘茂公司要求确认黄沙冲林场林木转让协议有效的案件,孟律师提出由投资客户作为第三人申请参加诉讼,然后以胥广学提交的林木转让协议因系和弘茂公司恶意串通而损害投资客户的利益为由要求确认协议无效,李律师表示同意,并由孟律师代理弘茂公司,由李律师代理投资客户参加诉讼。23日,和平村部分林木款已到调处办,上午到调处办办理了委托手续清点,并到银行转账领取了部分林木款。


428日客户得知左律师和部分工作组成员去了广州,先去见鲁进再去阳江见监狱向刚,孟律师意识到这么不打招呼就去的行为恐有不利,迅速致电左律师,其根本没有打算让鲁进和向刚签委托书,他们只是向鲁进和向刚送达《关于广东弘茂实业有限公司资产处置的答复意见》和桂花组诉讼材料,并让其签订小卡林场转让协议,这完全是想把律师架空,完全是想单方处置弘茂公司资产,让弘茂公司在不利结果发生时无人顾及,最终损害投资客户利益,孟律师随即决定前往阳江。29日早上孟律师驱车前往阳江监狱,赶在左律师之前到达了阳江监狱,左律师办理会见手续时,监狱管理人员认为比较复杂需要等领导批准,下午才得以批准会见,孟律师将要签订的委托书及合同交给左律师,在会见期间,法院苏庭长聊天中得知在会见鲁进时让其签订小卡林场的协议,被狱政管理人员拒绝,告知服刑期间禁止签订合同,只能委托律师,可以见得孟律师以前的说法是正确的,就是囚犯不了解外面的情况,无法做出正确的意思表示,因此弘茂公司没有律师不能合法处置其资产。左律师出来后说委托书已经签字,但需要工作组审核后才能交给律师,之后工作组成员赶回贺州。孟律师了解后律师会见囚犯的流程后,于30日上午会见向刚,签了委托手续,并作了笔录,其同意委托孟律师全权处置弘茂公司资产,以分配给弘茂投资客户,挽回经济损失。


61日,客户代表来电,通过努力协调,和平秀沙已经同意弘茂公司流转林地,并签订了协议。因胥广学及君联公司诉弘茂公司林业承包合同纠纷和确认合同效力纠纷将要开庭,63日晚孟律师赶往贺州,4日上午,到林业局查询复制黄沙冲林场采伐审批档案,正值全局办公室装修,工作人很少,也没有电,工作人员查询到采伐许可后,孟律师用手机拍照取证,黄沙冲林场有380多亩被胥广学于12年采伐。之后到宾馆准备好弘茂公司起诉林业局要求确认采伐许可违法的诉讼材料,下午到八步法院提交了起诉材料,回来后准备了弘茂公司和君联公司的反诉材料和两个案件的证据材料。5日上午去八步法院,提交了和平村反诉状,要求君联公司返还没有种树部分的林木款,并提交了两个案件的证据材料,之后到工作组,左律师正在开会,孟律师直接提出要求复制工作组在和平村的调查笔录,复印后返回宾馆后查看,发现工作组仅对和平村南历组的三名村民进行了询问,就作出了包括秀沙和南历在内的所有和平村的林地都不属于弘茂公司的结论,并且形成正式文件《关于广东弘茂实业有限公司资产处置的答复意见》,况且三位村民都在笔录中提到不知道君联公司流转给了弘茂,既然不知道事实,又怎能作为调查结果的依据,非常荒诞。中午孟律师写了关于黄沙冲林场的盗伐报案材料。下午到林业局见到黄副局长,才得知黄沙冲共有784亩的采伐许可,遂要求复印采伐许可,并向黄副局长讲明诉讼目的,希望林业局给予配合,后到林业公安对黄沙冲林场盗伐案件予以立案,黄沙冲林场共有1673亩被砍伐,而胥广学仅审批砍伐784亩,剩余部分则应按盗伐或滥伐予以追究刑事责任。6日上午到八步法院对胥广学起诉弘茂公司要求确认林木转让协议有效一案进行证据交换,交换过程中,孟律师提出因黄沙冲林场林木转让给投资客户,应当追加投资客户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主审法官当庭表示不同意第三人参加诉讼。对于下午进行证据交换的和平村案件,孟律师提出和平村南历组、秀沙组和爱群村桂花组分别签订了三份合作造林合同,不属于同一合同法律关系,立案庭本身不应作为一个案件予以立案,现在既然立案了,建议合议庭认真合议,让原告君联公司明确其起诉的标的,一个合同一个案件,鉴于弘茂公司提出反诉,请合议庭决定后弘茂公司才好提出具体的反诉,才好交费,法官表示同意合议。中午十二点,两位律师等院长下楼后,表示有涉及四百余人的群体性案件需要向院长反映一下,院长表示下午三点可以来法院找他。下午,君联公司诉弘茂公司和平村南历组、秀沙组和爱群村桂花组三份合同解除并要求赔偿一案进行证据交换,同时李律师和客户代表找院长谈有关弘茂公司案件的情况。证据交换后,法官表示关于黄沙冲林场第三人要求参加诉讼的请求,等待合议庭合议后再作决定,并将上午的笔录进行了修改签字。之后到工作找左律师,左律师不在,正要返回时发现区政府召开会议刚刚结束,希望能够碰到区委书记,后经秘书长引荐,在区政府办公室见到了区委书记陆海平,向书记介绍了当前情况和遇见的问题后,书记表示他会亲自过问此事,如果他不能办好的话,我们就走法律途径,建议我们把所有要求详细列冲出后提交,我们表示感谢后拍照留念。7日上午到和平村和村支书及南历组村民代表在和平村委会进行会谈,提出由弘茂公司补偿农民地租后,同意弘茂公司流转的方案,由南历组村民代表会后征求村民的意见。


从贺州回来后接到八步法院立案庭电话,告知君联公司与弘茂公司解除和一案,已经分案处理,另外两个已经另外立案,共计三个案件,可以在六月底来领相关材料。611日,孟律师前往广州花都监狱,下午会见鲁进,并作笔录,让鲁进签署了相关委托书。之后接到八步法院行政庭电话,告知弘茂公司诉林业局确认行政许可违法一案,因涉案林地正在审理另一确认合同效力纠纷,建议待案件结束后再起诉,孟律师当即表示没有任何理由等待另一案件,另一案审理结果不会成为行政案件的审理依据,也不会影响案件的判决结果,既然已经交了起诉材料,法院可以依法处理。


629日晚,孟律师赶往贺州,30日上午爱群村桂花组14名投资客户诉林业局违法采伐许可赔偿案开庭。71日黄沙冲林场四名投资客户起诉弘茂公司合同效力纠纷一案开庭,庭后领取了君联公司与弘茂公司和平村林业承包合同纠纷南历和秀沙共两个案件材料,同时将反诉材料提交法院,并和行政庭何法官就有关弘茂公司起诉林业局及区政府一案进行交流,何法官提出采伐许可并不是区政府作出,不应该起诉区政府,孟律师同意撤回对区政府的起诉,但法官要求弘茂公司法人在诉状上签字的观点不赞成,委托书有法人签字足矣,最后法官表示再商议一下。晚上,根据区委领导提出的工作流程,赶制了一份弘茂公司所有问题及诉求的清单表,72日上午去八步区政府法制办,和钟主任就有关问题一一沟通,钟主任表示调处办在汇报形成答复意见时未经法制办审阅,其中关于林权资产不属于弘茂公司的内容有不当之处,但目前区委的意见是暂时不要管这个答复意见,可以直接向林业局提出有关申请,按照程序办理,林业局不予办理的再有区委协调解决。中午将和君联公司案件反诉费缴纳,下午到八步法院交纳了反诉费回执,后到林业局,向黄副了解黄沙冲采伐情况,并复制了伐区图。后到林业公安找黄副局长了解黄沙冲盗伐滥伐案件进展,不在,电话联系后确定第二天上午再来,后到大桂山林场和副厂长就鹤州村和立功林场有关问题进行交流,提出先办理流转登记,但场长不在,等待场长批准后才能定。73日上午到区委见到莫秘书长,要求就有关问题召开联席会议,面对面把问题说清楚,莫秘书长表示,当前不宜召开,建议先直接和法制办就有关问题进行对接,再适时召开联席会议。后到林业公安,黄副局长将黄沙冲盗伐案测量结果口头告知孟律师,调查结果显示不存在盗伐滥伐现象,孟律师将实际勘测图复印后交给客户代表下去核实是否属实。八步法院行政庭何法官来电,四个行政案可以立案了,下午去八步法院,将四个弘茂公司起诉林业局的采伐违法行政案进行立案,并交纳诉讼费。74日,律师和客户代表到大桂山林场办公室,和场长进行沟通,场长同意先流转,随后,孟律师现场准备好流转所需资料,由双方签字盖章。下午到林业局提交申请,但材料需要补充,拿回后按照清单进行准备,下周一另行提交。


多次催促八步法院法官前往广州调取向刚和胥广学银行账户转账明细,用于证明弘茂支付了款项给君联公司,最后法官确定于717日下午前往广州并约定18日查询结果出来后直接快递给孟律师,以便让孟律师去会见向刚核实账户信息。19日收到快递后,发现调取的向刚账户并非当年转账的账户,而胥广学的账户未查询到,后孟律师专门到建设银行向胥广学的账户转账1元,单据显示已经转账成功并收取了异地转账手续费。为了落实此事,孟律师于720日下午驱车赶到阳江,次日前往会见向刚,了解具体情况。20日晚赶往贺州,21日上午准备好起诉八步区政府要求撤销答复意见的诉讼材料及和平村诉讼关于延期审理的申请,22日到八步法院提交起诉材料及相关申请。后去八步区政府找区委陆书记谈政府作出的答复意见的不当之处,书记不在,苏主任接待,提交了书面的关于撤销答复意见的建议函给苏主任,让其转交陆书记。23日上午,君联公司起诉弘茂公司要求解除爱群村桂花组、和平村秀沙组和南历组合同的三个案件开庭,庭前孟律师向法官提示已经有转账成功的单据表明胥广学的账户正常,为何调取不到,关键证据调取不到,已申请延期审理,法官表示,既然都到了,先开庭,胥广学账户需要一个月到省行才能查到,先开庭。24日,孟律师再次到区委区政府,恰好遇到陆书记,向其表明答复意见给我们造成的实质影响,答复意见严重错误,陆书记听后,也表示存在不当,但认为政府主动撤销不好操作,建议通过诉讼解决。因其马上开会,陆书记要求区政府常务副区长黄卫东接待,在孟律师表达诉求后,黄副区长表示答复意见的确不当,建议通过诉讼解决,另外对于当前弘茂公司及客户提出的诉求到广西林业厅信访的诉求,区政府会于730日前后再次书面答复,此次的答复将由每个参与部门和人员会签,以确保答复的严谨。


7月底八步区政府仍未作出新的书面答复,律师和客户代表借着中央巡视组进驻广西的机会,于81日向巡视组邮寄反映材料。得知八步区森林公安对黄沙冲林场盗伐一案作出鉴定,认为不存在盗伐事实,并据此不予立案,同时对和平村盗伐面积重新鉴定结果也出来了。孟律师及时写好重新鉴定申请和不予立案复议申请,交给八步区森林公安。鉴于涉及弘茂公司的很多案件影响大且较为复杂,相关办案人员曾多次出现错误,孟律师对所有案件进行梳理后,写了一份情况反映给八步法院朱院长。因案件开庭,812晚赶到贺州,因722日提交的起诉八步区政府要求撤销两份答复意见的案件,经八步法院立案庭请示中级法院后,告知案件应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813日到八步法院领回起诉材料。后到八步区政府找法制办钟主任,商谈近期情况,并要求尽快出具新的书面答复意见。814日上午,到林业局,恰好陈局长、黄慎电书记和黄振雄副局长都在,就林业局谈到的所有弘茂林权证在办理客户小林权证时都已注销的问题进行沟通,当孟律师问道:弘茂公司的林权证使用期为30年,流转给投资客户为1-3年,怎能全部注销?请问黄书记,如果当初没有流转给投资客户,那么现在林地使用权是不是弘茂的?黄书记答道,如果没有流转,那现在就是弘茂的。可见,作为林业局领导,说话和做法完全没有法律依据,东西本来是我的,但是卖了一半后,另一半就不是我的了。什么道理,幸好我们对谈话进行了录音,留作备用。律师提出,如果林业局坚持认为林权证已经注销,请出具注销说明,林业局表示经研究后下午回复。下午,胥广学起诉弘茂公司,要求确认其和弘茂公司林木转让协议有效的案件开庭,同时投资客户作为第三人也参加了庭审,并要确认协议无效,案件择日宣判。15日上午,弘茂公司起诉林业局,要求确认黄沙冲林场采伐许可行为违法案开庭,案件择日宣判。下午和平村案件中,因法院向林业局发调查函,林业局回函法院,孟律师到法院,对林业局回函进行质证,回函中,林业局提出和平村南历和秀沙两本林权证已经注销,孟律师对林业局回函进行复印,要求法院盖章。后联系林业局黄副局长,他表示,注销说明正在出。15晚回深。回深后,孟律师委托李律师将起诉八步区政府的案件交到中级法院立案。回深圳几日后致电黄副,他表示经研究不同意出具注销说明,孟律师随依据在法院复印的林业局回函,先行对和平村南历和秀沙两本林权证注销进行诉讼准备材料。后得知新的答复意见已经出来,孟律师于921日晚赶到贺州,22日到八步区政府领取了新的答复意见,答复意见最后一条明确撤销原答复意见。23日到中级法院,对弘茂起诉八步区政府,要求撤销两个答复意见的案件,和立案庭黄庭长进行交流。黄庭长说,对这两个案件,法院存在分歧,我认为应当立案,但行政庭认为答复意见没有侵害相对人的具体权益,不应当受理。孟律师表示了案件的重要性,并向其讲述了由来,表示如果非要不予受理,要求法院把不予受理的原因写明,也可以作为依据。下午到法院立弘茂公司起诉林业局,要求撤销注销行为的案件。928日八步法院关于桂花组非法采伐许可行政行为判决下来,认定林业局行政行为违法,判定林业局承担国家赔偿责任。经鉴定林木损失有44万余元,每亩折合1千多元。但法院判决该损失是由林业局和弘茂公司的违法行为所造成的,所以判决八步林业局和弘茂公司各承担50%,林业局每亩赔偿507.7元,投资客户还要承担部分诉讼费,扣下来不足500元,为了争取更多,争取投资客户意见后,决定上诉。接到八步法院电话,因君联公司起诉弘茂公司解除和平村合作造林合同一案,君联公司提出新的诉讼请求,定于1010日上午开庭,同时和平村林木款余款也到账,左律师答应出具林木款兑现说明,8日晚孟律师赶到贺州,9日上午到八步区政府调处办,和左律师结算并要求其出具林木款兑现说明。下午到市林业局,受广西林业厅指派,市林业局对弘茂相关林业问题进行调查处理,向林业局陶处长反映情况,其表示区林业局注销林权证的做法确有不妥,律师提出由市林业局召集区林业局领导进行了解,陶处长表示同意。10日上午,和君联公司案开庭,下午到区林业局,和陈局和黄副沟通有关问题,并到林业公安,要求对黄沙冲林场滥伐一案近日由客户代表一并参与到现场进行勘察。


因和平村问题比较复杂,林权证面积4207亩,盗伐一千多亩,一千多亩没有种树,有林面积只有1183亩,为了让和平村投资客户多挽回些损失,客户代表尽最大努力把和平村的大面积未种树林地部分的杂木进行流转变现,1027日余款到账。和平村包括南历小组和秀沙小组共计4207亩,林木转让款在扣除育林金、设计费、砍工费、开路费及处理和平村林地遗留问题费用后为150万元,每亩356.54元,通过变卖杂木连同节省的流转费用,每亩实际得款502.24元。为了尽快给和平村的投资客户兑现林木款,请和平村的各投资客户先把已投资客户本人名字开户的银行账号发到:kcman76@163.com。要求账号信息至少包括:账号、户名和开户行。邮件主题名称请写明:张**林木款收款账号,其中张**是自己的名字。请各位投资客户配合按要求发送,因手机短信易丢失,不接受短信发送。近期律师对林木款进行核算,扣除律师费后,最迟在11月底将林木款转账至各投资客户账户。


对于新兴村的投资客户,林权证共有七百亩林木的,盗伐的只剩49亩,林木在政府工作组的协调下,因林木长势不好,目前意向性意见只能卖出5万元,每亩只有70多元。这块林木损失的问题还将在想办法争取将损失降到最低。


另外,因为以后的主要工作就是处置弘茂公司资产,在很多工作中政府工作组及林业局给设置了很多障碍,弘茂公司不能没有人代理,工作组在会见向刚的时候就代理人一事征求其意见,向刚同意委托孟律师为弘茂公司代理人,弘茂公司有了代理人才能开展很多工作,弘茂公司利益才能够保护,很多相关诉讼才能够参加,通过会见向刚,向刚明确表示,同时处置弘茂公司资产,用于补偿投资客户的损失,这样,弘茂公司的利益和投资客户的利益成为双方的共同利益。但是,工作组和林业局提出,同一个律师不能同时代理公司和投资客户,无奈,经过两位律师协商,为了妥善处理弘茂公司遗留问题,争取更大利益,决定在以后的工作中,所有客户均由李律师代理,孟律师代理弘茂公司。为了理顺委托关系,结合对外的工作,所有投资客户需要签一份委托说明,按下方的内容和格式打印两份签字后快递至:深圳市福田区益田路明月花园裙楼2A,广东宇思律师事务所,孟彦武收,电话13714587313


 


 


委托说明


 


在我和广东弘茂实业有限公司有关纠纷处理事宜中,我委托京园(深圳)律师事务所孟彦武律师作为我的代理人,代为提供综合法律服务,以挽回林业投资经济损失。现为了更多的挽回损失,特解除对孟彦武律师的所有相关委托,以后相关事务委托广东威豪律师事务所李信芝律师代理。


特此说明


 


 委托人:       

                         年